廖昌永

朴成民

在我第一次召开董事会议的时候,MikeMoritz曾极为友善地建议我们将精力放在关键的问题上,而当时的我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和董事会合作。

首页